1396me皇家世界pk10|1396me皇家世界pk10官网

现在的木婉清神色颇显的憔悴不堪也不知道祝千

捕神适才震剑,花面郎手中铁扇已然不能掌控,顷刻间震碎弹出。
 
    而下一刻,捕神的绝世好剑已经剑指封喉,花面郎脸上汗珠倾落,两腿不自然的颤抖不止。“捕,捕神,你想怎样?”
 
    谁知,捕神收起了绝世好剑,饶过了花面郎一命。
 
    “你,你这是何意?”花面郎有些不解,刚刚他明明可以一剑杀了自己,可又为何会突然收手呢?身后的彭连虎与操刀鬼也是诧异不解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我先前已经说过,我是来拜会三位兄弟,可并非是要与三位挣个不休或是赌上性命。”捕神爽朗的一笑,十分坦然。
 
    三人面面相觑,越发的不理解捕神这个人了。“捕神,我们三人如此对你,你为何还要对我们这般好待啊?”彭连虎发问道。
 
    “诸位,我捕神自认为无愧于天地,待人亲同,一身正气走天下,携凛然浩然之气,存于江湖之间。只是这祝家庄悬赏重金想要杀我,你们与我也并无仇怨,都是利益所趋而已。”捕神的这番话无异于发自内心,真心吐露。
 
    彭连虎三人听后,莫不自感到些许的惭愧。要杀之人都这般大义凛然,而他们却如此这般,当真是没有脸面在江湖之间行走了。
 
    当下,彭连虎三人纷纷跪拜在地。捕神见状,赶忙搀扶。“三位,你们这是做甚?”
 
    “捕神,我们都知道您大义,是公正无私的一名清官,在江湖之中也颇有威望,做的也都是正道人士该做的。而我们有眼无珠,被利益蒙蔽了双眼,还想着拿你的人头去领赏,我们,我们真不是个东西!”花面郎忏悔道。
 
    操刀鬼曹正也是发自肺腑的说道:“捕神,捕神大哥,我们对不起你啊……”
 
    “三位兄弟快请起,正所谓不打不相识,我们此番倒也算得上相识相交一场了!”捕神将他们三人一一搀扶而起。
 
    “捕神大哥,此一趟祝家庄你可是千万去不得啊,那祝千叶召集了无数群雄,就等你呐……”花面郎替捕神忧心忡忡,此一去真的是凶多吉少。
 
    “哦?不知道祝家庄此次都有什么人坐镇?”捕神就着话题开始询问……
 
 第三十章 祝家庄的布置
 
    夜虽然黑,星星般的灯火在无言的树丛里闪烁。蓦然有白雾似的光流泻过来,那是一道电闪闪现而过。突然一阵北风吹来,一片乌云从北部天边急涌过来,还拌着一道道闪电,一阵阵雷声。刹那间,狂风大作,乌云布满了天空,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,打得窗户啪啪直响。又是一个霹雳,震耳欲聋。
 
    操刀鬼曹正急忙掩上了窗户,看着外面雨势着实不小,恐怕到了明天也未必能够放晴。
 
    花面郎手握着一尊酒壶给捕神倾倒了一杯水酒。由于白天的一番缠打,这四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很快便混熟打成了一片。
 
    “捕神兄,说起祝家庄现在的布置,我们三兄弟也只是略知道那么一点。不过要是你这么孤身一人前去祝家庄救人的话,恐怕生死难测啊……”花面郎不禁摇头感慨叹息了一声。
 
    “花面郎兄弟,还请你将知道的情况都详细的告知于我!”捕神拱手一拜道。
 
    “唉,好吧。这祝千叶这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前前后后在这祝家庄布置了上万名刀客,仆从,杀手等。”花面郎如实相告道。
 
    一听到上万人这个数字,捕神也是着实感到惊讶。先前他也能估摸着祝千叶能找到上千人也就足矣,没想到这人马还远远的超过了他的预期。
 
    “不知道这些人立体,都有哪些江湖高手呢?”捕神探问道。
 
    操刀鬼曹正掩窗而坐,“捕神兄,这来祝家庄的人着实不少,据我所知,有恶人谷的十大恶人、青海帮、鲸鲨帮、梅山六怪、灵智上人沙通天、参仙老怪梁子翁、北冥宗……”
 
    听到北冥宗这个名字,捕神不禁想起来了抓走木婉清的姚千树。
 
    “三位兄弟,捕神在此有个不情之请,还望三位兄弟能够答应!”捕神连忙站起身来,对着他们三人拱手一拜。
 
    彭连虎,曹正,花面郎也纷纷起身。“捕神兄有何话但说无妨,我等定当在所不辞!”
 
    “三位兄弟,此番我去祝家庄,只为救下我的红颜知己木婉清姑娘。那祝千叶布下重重兵马只为杀我,我恳请三位不要插手此事,我也不想伤了和气!”捕神恳求道。
 
    那操刀鬼曹正拍了拍胸脯说道:“捕神兄,我曹正是个屠户,没什么文化,但是我知道义气为重。我们先前也是被利益蒙蔽了双眼,现在交了你这个朋友,怎么能忍心看你去送死呢?我操刀鬼愿意跟随捕神兄前去救人,谁若挡我,我先一刀劈死他!”
 
    那彭连虎与花面郎二人也是拍着胸脯说道:“连操刀鬼都有这般胆魄,我们二人又怎么会输于他呢?我们也愿意帮助捕神兄前去救人!”
 
    捕神摇了摇手,淡然说道:“我不想连累三位兄弟,祝家庄高手如云,若是你们因为我而枉送了性命,我日后也会寝食难安。只要三位兄弟不帮助祝千叶的话,我就安心多了……”
 
    彭连虎三人相互对视,越发感觉到捕神的情深义重之义薄云天。“捕神兄,我们三人能够结实你,当真是三生有幸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,我也是,能够与三位兄弟相交一场,甚欢。来,喝一杯!”捕神举起酒碗,与那三人大喝一场。
 
    微风吹过,雨帘斜了,像一根根的细丝奔向草木、墙壁。像雾似的雨,像雨似的雾,丝丝缕缕缠绵不断。
 
    捕神的脸通红膨胀,感觉香醇的液体攸然滑过舌尖,润润地过喉,滑滑地入嗓,暖暖地浮动在腹间,徐徐地游离在鼻吸里,悄悄地潜进血脉中……再看向桌子上的彭连虎三人,早已醉的不省人事。或许这会是他最后一次这般喝的如此痛快淋漓了,在过几日,上了祝家庄,生死祸福还是难以预料……
 
    旦日清晨,捕神悄声悄息的上马出发了。彭连虎三人还在房间里昏睡着,似乎还没有醒酒。捕神并不想让他们跟随,这一仗牵扯的人物实在是太过凶险了……
 
    那雨后的天空蔚蓝如洗,只有几朵淡淡的白云浮在空中。和风吹过天际,终于迎来了太阳,经过一番洗刷后,大地焕发出新意。
 
    另一处,祝家庄。
 
    “回禀庄主,四下里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!”一小卒禀报道。
 
    祝千叶身穿蓝绸长衫,右手摇着折扇,脸上洋溢着笑脸。“好,很好啊,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旦见空旷的院落内,筑建起来了约莫着八米高的木台。上面堆造了一个十字架,木婉清浑身被铁锁链缠绕捆绑在了十字架上。
 
    现在的木婉清神色颇显的憔悴不堪,也不知道祝千叶对他施展了什么样子的刑罚。木婉清脸上有着几道血鞭的印痕,身上也有皮开肉绽的痕迹,想必是遭受了极为严厉的严刑拷打。
 
    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,在遭受了这一连番的苦难之后,她依旧不服软。嘴唇上的舌干口燥,令得駿肤干裂。那臃肿的眼皮似乎就要垂下去睁不开了。太阳一阵暴晒,闷热枯燥,令人很是难熬。
 
    木婉清一脸苦相,目露凶光,双拳紧握,紧咬牙关。虽然此时此刻她明白自己凭个人之力是不可能斗过面前的这些人的,但是她仍然丝毫没有表示怯弱的样子,任然用他那黑洞一样的眼睛注视着台下的恶人们……
 
    “祝庄主,我们对这个木婉清是不是太过凶残了一点,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弱女子……”鲸鲨帮的帮主乐沧海看着木台上的木婉清,心生垂怜,不过更多的还是被其美色所诱惑。
 
    那祝千叶听后一脸怒视道:“我对她残忍?哼!但凡与捕神有关系的,老夫通通都要折磨他们致死!”
 
    当下,乐沧海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。一旁的姚千树紧盯着木婉清,算了算日子,还有四天,这七日断魂散可就要发作了,届时捕神若是再不来的话,也只能抛尸荒野喂狼了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……这里当真是热闹啊……”
 
    几声欢声笑语略显得轻狂,不过细细一看,便知道是恶人谷的十大恶人到了。
 
    十大恶人之首杜杀带头拱手拜道:“祝庄主当真是颇有财势,能够请得动如此多的江湖人物,恐怕古往今来,你是第一人啦!”
 
    祝千叶相视一笑:“哈哈哈,杜杀兄言过了,此番还需有劳你多多出一份力了!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